[新能源汽车锂电池的污染]新能源汽车产业大爆炸,锂产业干涸了

写文章

锂以前是“工业用调味品”。但是新能源汽车变革激烈,被称为“白色石油”,这两年价格暴涨。拥有锂矿的锂行业巨头今年第三季度也迎来了业绩大爆炸。康峰锂产业第三季度利润再次突破历史纪录,超过上市10年的利润总和。

世界正在发动抢矿战争。

要知道,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锂”的重要性是很不寻常的。锂电池直接占工厂成本的60%。短短两年内,锂价格迎来了逆天上涨趋势,从2021年初的5万韩元/吨上升到今年10月的54万韩元/吨,上涨了1000%。

说到卖锂矿的能力,这条战线上锂业的老板李良斌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师傅。锂价格满天飞的2021年,他以545亿韩元的身价登上了江西首富。在a股市场,进入今年以来,张峰锂业的股价也出现了波动,7月份达到了156元/股的股价峰值。截至10月27日,该电线锂产业收到80.50元/股,总市值为1624亿元。

但是在挖这个矿的致富路上,李良彬的情况也像过山车一样大幅上升和下降,非常惊险。

上游的锂产业干涸了

10月14日,关峰锂业发布了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净利润预计为143亿元至153亿元,同比增长4至5倍以上。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约为70.46亿韩元-80.46亿韩元,同比增长5倍-6倍以上,预计2010年上市10年以来总利润将超过50.93亿韩元。

上市已经12年了,但锂行业过去很长时间都是小众行业,因此张峰锂行业的经营业绩也始终不温不火。到2021年,该公司的销售额还只有50多亿韩元,归母净利润在2019年也降至3.58亿韩元,此前甚至还有负增长。

由于这样的业绩,很多新能源汽车工厂脱颖而出。据理想车创始人李想称,1吨碳酸锂的生产成本只有3-5万韩元,但现在卖出了10倍以上。难怪汽车企业老板们纷纷指责锂矿是“投机家的游戏”。

在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上,这两年越往上游爬,赚的钱越多,与其卖车,不如卖电池。卖电池还不如卖锂。电力电池行业老大宁德市时代第三季度净利润为94.2亿韩元。虽然利润总额仍然超过江西锂产业,但综合募资利率为19.3%,净利率为10.23%,分别下降了2.55%和1.74%。

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该电线管理行业筹资利率从去年同期的35.12%增加到60.53%,净利率也从35.99%增加到50.89%。同期,宁德市时代毛利率同比下降8.58%至18.69%,净利率同比下降3.52%至8.56%。

结果,汽车企业和动力电池企业纷纷退出产业链的安全和控制成本,进入产业链的上游。中国电池产业研究院院长吴辉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碳酸锂的价格现在应该是高点,继续上涨的概率不高。”未来会逐渐下降。汽车企业此时去部署碳酸锂矿是不明智的。至少时间点不对。如果后面的价格下降,资产就会减少。单击

疯狂的“挖掘锂”游戏

挖矿的生意看起来像火,但不是所有矿工都能成为幸运儿。就连康峰锂行业的李良斌也用了20多年,等待第一季度利润超过10年的好运。

李良斌,江西人,1997年毕业于江西宜春学院化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西丽盐工厂科学研究所担任锂盐产品技术员。九年后,技术员终于当上了厂长,但他转过头,再次带着全家出海创业。

[新能源汽车锂电池的污染]新能源汽车产业大爆炸,锂产业干涸了

看到新机会的李良彬决定自己出海创业,但从一开始就被滑铁卢了。原来五个朋友一起签约的哈哈金属锂厂,拍卖时只有李良斌一个人出价。最后,他一个人欠了114万韩元的债,签约了整个锂厂,然后决定将其更名为康峰锂产业。(威廉莎士比亚锂工厂锂工厂锂工厂锂工厂锂工厂锂工厂)

当时,锂厂仍然只是一片狼藉,在经营上处于亏损状态。最初,李良斌将业务集中在经营基础金属锂产品上,当时金属锂产品投资低,利润高,一吨金属锂产品售价为48万元,可赚20万元。依靠前期的业务经营,李良斌最终危及了这家企业。

2008年锂资源突然供不应求。为了提高生产能力,李良彬加快扩大生产规模,生产能力几乎增加了一倍,产品库存量最高可达200吨。但是好景不长。进入门槛不高,很多企业开始一窝蜂地入场。本来供不应求的锂产品变成了产能过剩,张峰锂产业的产品销售收益也急剧下降。(威廉莎士比亚锂锂锂锂锂锂锂锂)

幸运的是,他打赌是对的。此后,拥有电池级碳酸锂的张峰锂业充分享受了锂产品的红利,并于2010年成功敲响了深交所上市门。

2018 -2019年,由于新能源补贴政策的调整,碳酸锂价格暴跌,业界开始确保生产力,锂价格也回到了十年前,一些高成本矿产被迫退出了这场赌博。流动性危机再次发生在康峰锂业。原材料碳酸锂不吃香。李良斌的想法转移到下游产品加工上,开始推出氢氧化锂的新产品。

碳酸锂价格在那几年下降,但由于氢氧化锂产品价格上涨的需求旺盛,康峰锂产业终于度过了难关。

下一场战斗

2021年11月,张峰锂业与电池巨头宁德市时代也上演了抢矿戏,争着买加拿大一家锂公司千年锂业。最终,同样是康峰锂业领先,旗下子公司美洲锂业以4亿美元收购了千年锂业的所有流通股。

但是,有矿并不意味着就有胜算。买矿可以稳定供应链,但到了行业下行周期,买的矿也可以砸在手上,锂价格高的企业也可以继续积累风险。

李良斌对这一态势不乐观。他在2022年新年致辞中说:“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昨天20万韩元,明天可能有4万韩元。”

锂离子电池上游材料的暴涨降低了许多业内人士对2023年增速的预期。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增长率正在放缓,去年增长率为160%,今年上半年为120%。锂的主要需求是由新能源汽车市场推动的,由于补贴政策的逐步倒退,今后的增长率也将放缓。(威廉莎士比亚锂的主要需求锂的主要需求锂的主要需求锂的主要需求)放缓后,上游进入大量资金,锂金属的供需矛盾将得到缓解。价格到明年将逐渐稳定下来。”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祥说。

在李良斌看来,仅仅从上游大规模购买矿产并不能真正形成供应链优势。他说,锂盐生产能力正在迅速上升,生产能力释放高峰应在2023年年中到达。

今年1月,康锋利计算10GWh锂电池生产线已在康信女子投入运营。其中,第一款固态电池于1月份在50辆东风E70电动车上交付完毕。最近8月份,康峰锂业又宣布计划用自己的资金投资84亿韩元,建设年产15GWh新型锂电池项目。

很多人对固态电池的开发和生产抱有很高的期待。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教授在公开场合表示:“在现有的各种探索中,最有可能成为新一代动力电池的是固态锂电池。”

张尚道“固态电池是未来的发展技术路线之一。高峰锂产业的固态电池是为了降低风险而制定的多元化发展战略。现在部署固态电池的有很多,汽车企业中宝马GM等都在部署,以后技术突破的话,长丰锂产业也可以跟随行业趋势,迅速量产商业化。”

但是,过去也有很多企业主张必须量产固态电池,但面临着真正工业化和大规模业务应用程序的难题。张峰锂产业的固态电池全境还能克服难题吗?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天天顺物流供应链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