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先寺,位于龙门石窟的西山南段,原名“大卢舍那像架”(奉先寺 龙门石窟)

翠黛染绿水,窟壁龛倒映清流……波光潋滟的伊水上“归来”卢舍那大佛的倩影!

2021年12月6日,时隔50年的龙门石窟奉先寺再次“大修”。 2022年7月21日,为期228天的龙门石窟奉先寺危岩体加固与渗漏水治理工程正式竣工,6900平方米脚手架拆除,卢舍那大佛再次“开颜”。

龙门石窟研究院院长史家珍介绍,三天后卢舍那大佛全部出现,周边脚手架和防护网预计约15天拆除。

用4万米钢管编织的“手术服”,时隔半个世纪在奉先寺“洗尘”

去年12月6日,龙门石窟奉先寺危岩体加固及渗漏水治理工程启动,这是自1971年以来,时隔半个世纪,龙门石窟奉先寺再次“洗尘”。

奉先寺,位于龙门石窟的西山南段,原名“大卢舍那像架”。 规模宏大气势磅礴塑像精美技艺精湛,是龙门石窟开凿规模最大的摩崖像架,也是龙门石窟唐代雕刻艺术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皱着眉头,俯视秀目,奉先寺正壁主尊卢舍那大佛,用“像月亮一样珍贵”的笑容征服了国内外游客。 但千百年来,渗水和岩体危险一直是威胁该地文物安全的主要病害。

去年12月,恰逢《“十四五”石窟寺保护利用专项规划》公告,龙门石窟奉先寺大型渗滤液治理及危岩体加固保护工程正式启动。

7月19日,龙门石窟奉先寺危岩体加固及渗漏水治理工程经洛阳市文物局组织竣工初步验收,约6900平方米脚手架今天正式拆除。 龙门石窟研究院院长史家珍介绍,三天后卢舍那大佛全部出现,周边脚手架和防护网预计约15天拆除。

听黑科技让国宝“再现芳华”

我们的工作是日常对国宝‘倾听’的过程。 ”龙门研究院石窟保护研究中心主任马朝龙介绍,多年来,龙门人始终坚持应急保护和预防性保护相结合,遵循最小干预可逆修复真实性即陈旧保护的原则。

研究人员利用探地雷达探测红外成像技术3D扫描测绘数字化技术等,进行工程前期勘察设计和方案编制。 在施工现场,利用3D扫描测绘成果制作的《奉先寺裂隙及渗水病害调查图》,完全公开了奉先寺的“病根”。

以保护文化财产为目的,这次的脚手架构筑要求不接触墙壁和保持距离。 施工人员采用“悬挑杆”技术,通过岩体锚固与脚手架连接,斜拉加筋,安装防坠网防护网,确保架子更牢固。

时隔50年,出现了保护“国宝”的新技术新方法。 马朝龙介绍,通过研究和对比,本次渗滤液治理工程采用偏高岭土灌浆材料,治水效果较好。 另外,为了堵塞洞穴地板表面的裂缝,还使用了新的修复砂浆。

此外,在施工过程中,龙门石窟还利用搭设的脚手架,与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合作组成科研团队,利用微波水分仪x射线荧光光谱仪拉曼光谱仪等多种科技手段,进行全面“体检”,采用无损检测等技术对洞穴和文物进行评估

卢舍那曾在“穿霓虹”“穿金箔”的奉先寺“体检”中有一些考古新发现

卢舍那大佛体表发现绿色红色黑色等彩色颜料残留,首次检出卢舍那大佛面部存在金银元素,现有金箔合并。

这意味着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在建设时很可能采用贴金技术或“贴金”“穿霓虹灯”。 经分析,卢舍那大佛右侧胁侍普贤菩萨表面残留的白色物质,其成分主要为铅白。 “发现大量铅白,为龙门石窟镀金的传统工艺研究保护材料开发提供了资料。 ”马朝龙进一步消除了疑问。 铅白即碱式碳酸铅是古代绘图和化妆品的重要颜料,它不仅为颜料的附着金箔的粘接提供了良好的界面,而且对抵御自然风化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另外,调查显示,普贤菩萨右眼留有完整的琉璃眼珠。

科技文物! “数字龙门”国宝建设也有了“大数据”

龙门研究院信息资料中心主任高俊茺介绍,通过时隔半个世纪的奉先寺“人立坞”,研究人员爬上脚手架,采用三维激光扫描多图像采集测量等多种数据采集手段,对奉先寺各墙面及附属棚群造像题记 对建筑遗址等所有信息进行整体和细节的数字化全息记录和表达,建立当前技术门槛和认知门槛下最完善的数字化档案,用于保护检测建筑


1d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天天顺物流供应链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