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仅让教师轮岗很难让他们放弃抢购学区房(学区房 教师流动)

一位石景山区的初中老师向《财经十一人》描述了学校的轮岗细节:他所在的学校有6位老师参与了轮岗,占全体教师的比例不到10%。轮岗规则由区教委主导,但具体谁去,学校有很大的自主操作空间,一般是集团内部各学校协商决定,也会参考教师的意愿。 “学校一般不愿把校内最顶尖的教师资源往外放,但又得完成轮岗任务,就倾向于把一些非主科的,处于边缘位置的老师轮出去。”该老师透露。 一位家长也证实了上述情况,在升学上,学校之间毕竟是竞争关系。好学校一般要在保证自己教学质量的基础上,调出一部分优质教师,平衡其他学校的教学水平。所以家长还是更倾向于让孩子去传统强校就读。 中关村三小附近的热门学区蜂鸟家园,该小区楼龄18年,6月均价约17万元/平方米。摄影:刘昕 从康桥水郡看到的中关村三小,该小区与中关村三小仅一墙之隔。摄影:刘昕 《财经十一人》获悉,家长们抢购学区房大多是被升学神话吸引,但这些不仅因为学校的师资力量,还有这些学区周边 的氛围,以及其吸纳的优质生源。 因此,仅让教师轮岗很难让他们放弃抢购学区房。 热门小学中关村一小,距离黄庄小区步行10分钟。摄影:刘昕 受访的教育专家,家长,中介有一个共识,名师只是一所学校整体教学质量众多影响因素中的一环,不能起决定作用,优质生源更重要。 优质生源并不只体现在学生个人的智力,天赋和努力程度上,背后是整个家庭对教育的重视。一位中介这样举例:“当家长愿意用1000万买一套学区房,那他也愿意每年出四五十万在孩子的培育上。” 因此,好学校实际上通过周围片区的房价筛选了好生源,双方共同塑造了“升学神话”。 区位房热度压过学区房 近几年,在房住不炒总指挥棒下,北京市出台过一系列政策,例如多校划片,六年一学位,力图给学区房降温。 以西城区的德胜里一区为例,据悉,这里的小户型价格在2021年曾达到20万/平方米,大一点的户型价格也在18万/平方米左右。 而西城区去年发布“多校划片”政策,给德胜的学区房市场带来不小震荡。 该政策规定,2020年7月31日后购房家庭,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 受该政策影响,德胜片区大量新购房家庭的子女在幼升小阶段被调剂出区。 花高价买学区房的家长未能如愿将孩子送进心仪学校,德胜片区的学区房价格也应声而落。 现在,德胜里一区的均价稳定在15万-16万/平方米,学区房降温初见成效。

 因此,仅让教师轮岗很难让他们放弃抢购学区房

但是,在“就近入学”的大原则未变情况下,买到一些名校云集的区位,就意味着可以保证极高的入学概率。 例如中关村蜂鸟社区附近的房子始终维持在较高水平。 吴劲草表示,决定学区房价格更重要的政策是公民同招,电脑摇号,这彻底改变了房子与学校的绑定关系。但不意味着学区房会成为历史,它会以新的“区位房”的形态存在。在就近分配的逻辑下,如果M2 持续较高速增长,货币政策环境相对宽松,区位房的价格反而还会上涨。 比如一所学校在科技公司,重点高校云集的中关村,其就具备了区位优势,人员也会朝这里聚集。 这所学校周边房产的价格就必然比一所郊区强校周边房产的价格高。 给学区房降温,道阻且长 学区房过热的根本原因是优质教育资源供小于求。 2015年,我国全面实施二胎政策,北京市2016,2017两年的出生人数均持续走高,2017年更是达到近10年的峰值。这些新生儿将在2022年,2023年迎来入学高峰,这两年教育资源的紧缺情况尤为突出,学区房热度自然居高不下。 给学区房降温,很难靠某个单一政策达到目的,需要多举并施促进教育公平,也需要让市场用更长的时间消化政策。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提出可以参考“德国模式”:德国不管是乡村还是城市,公立教育阶段的软硬件,甚至教师工资都是统一的。不会有特别好的学校,也不会有特别坏的学校,自然就没有学区房的概念。同时,鼓励好学校成立教育集团,整合教育资源,也对拉动整体教育水平有帮助。 教育观念的革新也颇为关键。今年北京中考难度降低,是对以往拔尖式教育思维的挑战。当考试更加注重基础知识,“超前培育”也就没有了市场,学校要体现自己的特色,需从考试之外的不同角度去培养学生。 “考试是指挥棒,我们家长不是盯政策,而是盯指挥棒。如果未来几年北京中考难度还是这么低,加上教师轮岗,或许会对降低学区房热度产生很大的作用。”一位西城区学生家长这样说。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表示,目前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比较直接,学区房能否降温,不是看未来还会出台多少新政策,而是目前这些政策是否能有效地大力推进下去。比如轮岗政策落地之后,老师的后勤保障工作做好,细化具体的操作模式,这才是核心。


1b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天天顺物流供应链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