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迷笛音乐学校校长张帆曾经做出保守估计,2012年之前有99%的户外音乐节都在亏损

比如,参与录制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的刺猬乐队,在2018年的出场费还只是3万元,到2021年时,出场费已经暴涨到50万。而此前并未有过多曝光,但在2020年底被抖音带火的告五人乐队。2019年巡演的票价也不过50元,2022年的巡演票价却涨到380元,3年涨价近8倍的“抢钱”行为也引起了乐迷们的质疑,有网友为此调侃道,“门票380,是他们抱着我在台上唱吗 ” 票价年年涨,还是不赚钱 即便音乐节门票每年都在涨价,但乐迷们还是会一边嘴里骂着“奸商”,一边从口袋里掏钱买单。这种魔幻情节的背后,其实是音乐节的商业发展与受众群体增长的不对等。 据北京商报报道,包含场地租金,舞台搭建以及艺人费用在内,制作一场万人以下规模的小型音乐节的单日成本,就已达到200万元左右,万人以上的大型音乐节的单日成本则需要500万元左右。 北京迷笛音乐学校校长张帆曾经做出保守估计,2012年之前有99%的户外音乐节都在亏损。而更真实的例子是2012年举办的成都大爱音乐节,投入6000万元成本,最终仅收回300万元票房,亏损额高达5000多万元。 当音乐节逐渐“离谱” 理论上来说,市场需求的增加能够促进行业的快速发展,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但是对于一部分资深乐迷而言,正处于行业大爆发中的音乐节,不仅没有在演出水平上有所提升,反而还产生了许多乱象。其中最典型的问题,就是不同的活动主办方基于人气和商业化的考量,都在邀请大牌艺人,造成演出阵容同质化问题。 2021年“五一”期间,当红乐队五条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的演出行程显示,他们需要在四天内分别转场常州,上海,南京,北京参加音乐节。同一时期,重塑雕像的权利,九连真人等乐队也要参加三场音乐节。同质化的阵容不仅让乐迷们产生审美疲劳,歌手们疲于赶场也难以保证演出质量。 在过去的音乐节上,乐迷们更享受现场的演出氛围,经常会自发地进行“pogo”,“跳水”,“开火车”等一系列的群体互动行为,但粉丝群体并不能接受这种互动方式,而粉丝群体“强制站前排”,“举灯牌”的行为,也让乐迷心生反感。 从长远角度来看,市场需求驱动的快速发展,有利于行业在短期内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但目前仍然停留在“量”上。从连年上涨的门票价格到观众之间的矛盾,反映的都是行业发展与市场需求以及主办方利益驱动之间的冲突。

首先受到音乐行业整体发展的限制,目前能够参加音乐节并且兼具实力和影响力的乐队和歌手仍然不多,新人数量更是严重不足,因此无法满足短期内暴涨的演出需求。其次,主办方以及一些将音乐会视为敛财手段的利益团体为了保证票房,忽略了演出体验,邀请流量明星,网红乐队组成拼盘音乐节,由此又引发了乐迷,粉丝以及游客等不同受众之间在音乐品味和观演习惯上的摩擦。 虽然音乐节主办方和组织者,可以将其乐观地看作是行业爆发前的阵痛。但是乐迷心中的“乌托邦”因为掺杂了过多商业化的考量,正在失去其原有的价值和意义。面对价格和体验都变得“离谱”的音乐节,乐迷们还会买单吗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天天顺物流供应链官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